正文内容


第二十八缘从神话寻找真相之缘(29/121)

admin 于 2020-06-03 20:39 发布在 预测推荐  |  点击数:

舒桦把上衣的扭扣解开,露出结实胸膛,在镜子里面可看到,右胸上面薄薄的结了一层霜,怎么也去不掉。「纳兰龙……」舒桦咬著牙,喃喃的念著这个曾经是他最好朋友的名字:「不!或许你还是我唯一的朋友,但你一定要被我亲手杀死。」「舒桦!舒桦!」「罗唆!」经常有声音在脑海回响,舒桦早已习惯这种痛苦,但心情不好时还是很容易愤怒:「这种时候别来烦我!」「舒桦,我早已经跟你说过,想要借用我的力量对付他们三人,那是不大可能的。」「哼……你不是经常自吹自擂的吗?」舒桦把上衣抛到床上,想著道:「连敖玉也不是你的对手,怎会让他的仆人打败?八百年前那个不死修罗到哪里去了?」「沉睡了嘛……唯有让我亲自战斗才行,所以把身体借给我吧!只有我才能完全发挥修罗力。」「我不会把身体交给你,你想也不用想!」「只是把战斗工作交给我而矣,你的意识还是清醒的,绝对可以知道四周发生甚么事。你认为我会掠夺你的躯体?不要忘记人类的身体对我来说根本没有用处。」「别把我当小孩子!」舒桦忍不住叫了出来:「即使是清醒也好,如果我的行动被你支配,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唯独是这一步怎么也不会退让!」不死修罗的意识与舒桦共存,仿佛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其实并不真实存在,舒桦倒像是自言自语一样。「我最终只想取回属於自己的躯体……你们人类的身体太过脆弱了。舒桦,你那么想要亲手为你深爱的女人报仇,我才留下来协助你。否则乾脆让我回到自己的真身,岂非更好?」舒桦嗤之以鼻:「你少花言巧语。不死修罗,纳兰龙对你的评价我不是不知道。我为了报仇把尊严和灵魂出卖给你这个恶魔……你别在我面前装伟大。」不死修罗一阵阴冷的笑声,听得舒桦毛骨悚然。舒桦说道:「你是不死身,根本不用担心我能否打败纳兰龙……即使他们杀了我,你的修罗魂也会丝毫无损。」「没错,他们最多只能伤害你的身体,绝对无法损我修罗魂分毫。」不死修罗说:「不过即使是你的身体,只要由我亲自使用,以他们这种水平压根儿就不是我的对手。」「你答应了我的。」舒桦望著镜里的自己,但在他的眼中仿佛看见不死修罗的影子:「让我战斗,让我亲手杀死纳兰龙,你只教晓我战斗技巧便是了。」「你执意如此,我就帮你吧!反正继承了敖玉龙魂的纳兰龙早晚也要死在我手里,你代我出手没关系。敖玉的意志已经消失,那个纳兰龙再聪明也没可能靠自己完全掌握龙魂力量。」不死修罗的声音继续道:「相反有我亲自指导你,应该能够超越纳兰龙。」舒桦缓缓说道:「我不焦急……这个世界对於我来说,已没有需要焦急的理由。不死修罗,如果你要小看我的话请随便!但在杀死纳兰龙之前,我不会让你取去我的身体!」「只要杀死纳兰龙就可以了,记得你的承诺。」不死修罗嘿嘿冷笑:「我真是寄人篱下……只要你完成对纳兰龙的报复,要与我同往陕西去。」舒桦无力的躺在床上:「你如何回到自己的真身?」「只要进入地底,掘出我的修罗身,透过任何身体接触,我的修罗魂也能回去。」舒桦点了点头:「好!在此之前请你忍耐……事後你想怎样都没所谓。反正到时候我也要亲自向邢儿和纳兰龙道歉。」不死修罗的声音很是不屑:「我以为你得到了我的修罗力,还会有一点自觉……嘿嘿嘿!人类就只有这种程度。我们阿修罗可是为了生存而不断战斗的民族!绝对不会如此容易放弃自己!」「不就是残忍好战吗?你们只是想打架和杀人而矣。」「虽然我们好战,也不过是被逼出来。从万年以前开始……算了!你们不会明白。」听到不死修罗的语气好像有点伤感,舒桦却没心情深究:「你也太多说话。」「我第一次与别人共用身体。除了自己以外,我从来试过如此了解一个人……应该说从没试过如此了解一种生命。」舒桦「嘿」的一声笑道:「因为你只知道杀戮,要你与我们人类共同生活了许久,大概对你算是一种惩罚吧!」不死修罗的声音沉默了一会,才又再响起:「修练一事预测推荐,你要多少时间?」「不知道……刚才说过了预测推荐,时间对於我并没有意义。」舒桦反问:「你也是吧!八百年也熬过了预测推荐,况且你又不老不死。」「我只是看见人类花花世界,所以感到兴奋而矣。」☆☆☆☆☆☆☆☆☆☆☆☆☆☆☆☆☆☆☆☆☆☆☆☆☆☆☆☆☆☆☆☆☆☆☆☆☆☆另一边厢,纳兰龙正在舒桦家中,与龙魔和虎牙商讨对策。「我们要搞清楚一件事。」纳兰龙站在大厅中央,指住挂在墙上一幅舒桦的照片说道:「如今已知道不死修罗真正身份,余的下便只有一件事……」龙魔抱住双臂,倚在门边:「消灭他,然後回天界负荆请罪。」「还要想法子解决主人的身份问题。」拿著汽水的虎牙插话:「我想王母慈悲为怀,或许会让主人成为神将。」「这话跟你们先前说的不一样……王母要是慈悲,当年就不会让不死修罗在人间肆虐,更不会对敖玉见死不救。」纳兰龙说:「而且天界生活我不希罕,如果事件完结,我又没有死的话,情愿留在人间。」虎牙有点为难:「这个不由主人来决定。你知我们不可以留在人界,因为我们的力量对於人类来说太过危险。主人拥有敖玉大哥的龙魂,如果不愿回天界,我怕王母要取回龙魂。」纳兰龙脸色难看之极:「再把龙魂分折出来,我会魂飞魄散的。」「一切都待那天才说,」龙魔打断他们的说话:「如今想的是如何消灭不死修罗。」纳兰龙默然半晌,问道:「我们如何消灭他?就当阿舒是不死修罗,如何消灭他?」虎牙抢著道:「当然是把他杀死!用我的『龙虎钢弹』将他打穿,或者龙魔的『吞食天地』把他吞掉,又或者主人用『最大风雪』将他吹散!」「『消灭』等於『杀死』,但不死修罗不是不死的吗?」纳兰龙见到虎牙张大了口,摇头苦笑道:「你的方法只是杀掉阿舒而矣。不死修罗的修罗魂会一起被消灭吧?」「主人说的没错!」龙魔道:「阿修罗被称为宇宙间最强战斗民族,其中原因是阿修罗的平均战斗值,无论男女皆是战士。但说到道行,我们天界许多一级神将绝不在阿修罗之下。当然,阿修罗也有真正的强者,足以跟天界最强神将争一日之长短,当中有六个阿修罗在修罗界称霸,就连天界也听闻其名的,被称修罗王。」纳兰龙点了点头:「不死修罗是其中之一,我知道。」「不死修罗号曰『不死』,其实拥有不死之身,他的战斗力在三界五行之中数一数二,不死身就更令人惊惧。无论多少次战败甚至战死,不死修罗都会从地狱回来,战斗力随之增加,最後成为修罗界六大修罗王。」「这个我曾经听说过,还以为是只是道听途说。」虎牙嘀咕著道:「若果真如此,莫说他附身舒桦身上,就算是不死修罗的真身站在我们面前,而我们有足够能力把他杀死,他也会复活再生。」龙魔问纳兰龙:「主人为甚么会想到这一点?」「不是我想出来的,」纳兰龙耸了耸肩:「只是与阿轰说话时有所启发而矣。难道你们从来没想过这一点?」纳兰龙猜对了一半,虎牙果然不曾考虑过,而龙魔却是知道的。但龙魔是务实派,抱著「多想无益」的宗旨,也就不去深入研究。「天界最强的显圣真君,应该可以打败不死修罗。将之封印也好,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赶回修罗界也好, 安徽11选5走势图阻止他作恶是没有问题。」龙魔道:「神魔之间仙力的差异决定了一切, 安徽11选5彩票网如果由王母、雷帝等真神亲自出手, 安徽11选5彩票平台宇宙间没多少神魔能逃得过形神俱灭的结果。只是不知道对拥有不死之身的不死修罗是否有效……不死修罗并非一般阿修罗,如果他也会形神俱灭,怎么叫做『不死』?」「如果他的不死身属实,我们在做著没可能成功的事!」虎牙猛然摇头,说道:「三界五行之内哪有真正不死的?即便修练到长生不老,只是使生命形式处於一个停顿的状况,躯体受到破坏还是会死亡。我们神魔不过是在『天道』寻找空间提升自己,而并非违反『天道』啊!」「没错,我不认为不死修罗能够摆脱宇宙间的规律。到底他的复活关键在於他的修罗魂还是修罗身?」龙魔说:「哪一个被消灭,不死修罗才不会再复活?又或者形神俱灭了,他还是会再次重生?」「形神俱灭……甚么也没有,不死修罗凭甚么重生?」虎牙皱眉说:「果真如此,他便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啦!」纳兰龙说:「总之,我们对付阿舒的办法根本伤害不了不死修罗,那有甚么作用?」虎牙感到一阵颓丧,连汽水也不想喝了:「有甚么办法可以知道他不死的真相?」「没错!阿修罗本来也会死亡,如果可以知道在不死修罗身上发生了甚么事,方使他得到不死身,那么或许会找出破解的方法也未可知。」纳兰龙先是心中欢喜,转念却又是一盆冷水淋在心头:「不过,你们同是神魔都不清楚,还有甚么人可以查出真相?」龙魔并不同意,说道:「对於你们来说是神话,对於我们来说是发生在身边的事,但没有人说过身边的事反而不会去留意?」「你的意思是……」龙魔继续说:「天界中或许有人知道也说不定,但我们已经没法回去调查。主人不是有两个朋友,一老一少的对神话传说很有兴趣?」「你说的是老伯和阿轰?」「嗯,事实证明你们人类有不少文献记录了我们的事迹。」龙魔说:「虽然有许多夸大失实,但当中或许有蛛丝蚂迹也说不定!」虎牙头附和:「主人要去从你们人类的神话传说中查出不死修罗的秘密,我和龙魔也要找舒桦出来……主人早已下定决心,既然他不愿听你的意见,主人只好全力打败他!」经过今日,纳兰龙知道他和舒桦两人已到了非战不可的局面。纳兰龙不能认同和接受舒桦的想法,但看来舒桦并不考虑战斗的结果。无论谁生谁死,舒桦要的只是能够掩盖其悲苦的战斗。☆☆☆☆☆☆☆☆☆☆☆☆☆☆☆☆☆☆☆☆☆☆☆☆☆☆☆☆☆☆☆☆☆☆☆☆☆☆踏入十二月,天气变得异常寒冷。香港虽然永远不会下雪,但近年在最寒冷的日子,气温长期徘徊在摄氏二、三度之间。不过冬天有个好处,就是很少下雨,更没有酸雨。傍晚时份,在香港北面一个荒废了的旧市镇,有一个人影行色匆匆的横过无人的街道,闪身躲到两栋大厦中间的巷子。良久,探出头来东张西望。「可恶……到底在哪里?」说话的赫然是纳兰龙。就在纳兰龙犹疑不决的时候,忽然感到背後有一股能量向他高速接近,危急之间翻身避了开去,滚到不远处一个废物回收箱後面。彭的一下巨响,先前所站位置的墙壁和地面被炸开了一个洞。纳兰龙觉得自己正被人监视著,忙一个翻身翻上了一支电灯柱的顶部,心中盘算著:「虽然说是被弃置的小镇,但持久战会破坏建筑,预测推荐必须尽快解决敌人!」看了看天色,知道时间紧逼,纳兰龙从电灯柱跃到旁边一栋大厦的外墙,撞碎玻璃窗冲进了大厦里面。在大厦里面好像安全一点,但对能够感应生物释出的能量的神魔来说,只不过是掩耳盗铃。纳兰龙还未能压制自己的气息,深知道无法掩饰行踪,唯有抢先找到对方,将之击倒。穿过两个办公室,纳兰龙来到其中一个房间,房里就是大厦另一面外墙:「你和我一样,也未能完隐藏气息,我找到你了!」纳兰龙仔细感应著敌人气息,突然一阵压迫感袭来,两股能量已来到墙後。纳兰龙更不思索,一个斤斗滚了开去,大厦外墙已被炸穿了一个洞,房间完全被摧毁。纳兰龙不及站起,第二股能量又射进了房间,把地板都轰成粉碎!纳兰龙随著倒塌的地板跌到下面一层,拍了拍身上的碎石,重又飞起,来到那个大洞前。他感到刚才的攻击来自不远处一个市镇公园,那里似乎有股被努力压制著的微弱气息,二话不说便从破墙跃出大厦,向那个公园飞去。公园的树林里头,接连射出两股冲击波,尝试在中途拦截纳兰龙。「嘿!」纳兰龙拔起身子,首先避过一下攻击,然後翻身反手将第二股冲击波打散。「这次我再也不能输!」纳兰龙在空中定住身子,把双手放到胸前:「白龙奥义.最大风雪!」小型风雪团在四秒钟内形成,纳兰龙双掌一推,直向前面的树林掷去。「最大风雪」一下子击中树林,卷起了树林一角的十数棵大树,把站在树後的一个男人曝露出来。「在这里了!」纳兰龙向前冲去,双手凝聚冻气预备再次发招:「认输吧!」那男人左手扶著右腕瞄准著纳兰龙轰出冲击波:「龙虎钢弹!」「避不了?」刚刚发出「最大风雪」的纳兰龙因为一时忘形而误了储存仙力的时间,只好止住去势,扬起双掌催动体内仙力:「冰壁!」冻气在他面前结成了一道薄薄的、但却坚固异常的透明冰壁。可是那招「龙虎钢弹」却将这道冰壁打碎,冲击力甚至把站在後面的纳兰龙击倒,直跌到地面去。「主人!敖玉大哥的『冰壁』没有可能给我这种程度的攻击击破。」说话的当然是虎牙了。他从树丛中走了出来,叉著腰站在纳兰龙跟前,说:「『冰壁』是敖玉大哥用来防身的神技,如果连龙虎钢弹都抵挡不了,以後面对强敌後果不堪设想!」「我才打出一发最大风雪,仙力怎能在瞬间及时回复?能造出冰壁已很不错。」纳兰龙坐了起身,揉著鼻子说道。「话虽如此……但不能大意!真正战斗时是会死的!」纳兰龙闷哼一声:「这算甚么!反正我连你这一关都过不了!」虎牙摇头说道:「不用灰心!其实主人已做得不错……龙魔要求你在五秒内使出最大风雪,如今我看你能够在三秒之内完成。主人在两个月内几乎学会敖玉大哥的所有神技,而且威力和速度与日俱增。我这一关你算是通过了。」纳兰龙正自欣喜,心中冒起一阵危机感,陡地转身推出双掌,凭藉龙魂力量发放的冻气迅即把空气中的水份结成一幅冰壁,恰恰挡住了一股黑气形成的冲击波。站在後面的虎牙喜道:「你连黑龙波都拦住了?」「我早料到龙魔不会袖手旁观,所以一直戒备著!」纳兰龙自豪地笑道:「用尽全力造出冰壁的话,黑龙波我也不怕!」「太大意了!」龙魔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要嚣张须得有相应的实力!」龙魔突然从极高处急降到纳兰龙面前,手中贵龙戟在冰壁上轻轻一点,冰壁立即变成粉碎。「这……是神技『牙突』吗?」「冰壁既然是敖玉的防护神技,不但能够挡住巨大而广泛的能量,冰壁上每一个位置也要具备足够的强度抵御敌人集中一点的突入。」龙魔收起贵龙戟,右掌一扬:「这招如何?接我的『飞龙牙爪』!」纳兰龙知道龙魔的「飞龙牙爪」是他除了「黑龙波」和「吞食天地」外另一项神技,只用三只手指模仿龙爪打出仙力,足以撕裂任何物件。纳兰龙向後一让,便又飞起来。经过一个月的训练,他已经能够自由飞翔,只是速度不高和灵活不足而矣。虎牙突然拦腰抱住纳兰龙,纳兰龙大惊,急问:「你干甚么?」「突发事件!」虎牙笑道:「考一考主人你的应变能力!」「做得好!虎牙!」龙魔升上半空,右掌放出一条黑气:「黑龙波!」纳兰龙大急,抱住他的虎牙也叫道:「喂喂?这样一来连我都会打伤的!」「冰封!」纳兰龙情急之下,捉住虎牙箍在自己腰间的两条手臂,放出冷气将之冻结,然後转身将虎牙使劲摔开。黑龙波一下子击中纳兰龙的後腰,将他炸得直坠落地上。☆☆☆☆☆☆☆☆☆☆☆☆☆☆☆☆☆☆☆☆☆☆☆☆☆☆☆☆☆☆☆☆☆☆☆☆☆☆「主人,我的两条手臂到现在还动不了!」虎牙把双手放到暖炉前面,说道:「是严重冻伤!神龙的复原力有多强也没用。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冻气真的很厉害,我差点以为让你把整个人都封住。」龙魔坐在後面的沙发说道:「如果主人不是想要避开我的黑龙波,你会被冰完全封住的。」虎牙有点诧异:「主人真的已具备这种程度的冻气了吗?」纳兰龙沾沾自喜,笑著揉了揉鼻子。龙魔不喜欢纳兰龙自以为很了不起的样子:「我要跟你说清楚,你现在的级数还不足以和不死修罗抗衡……但以人类来说你的进度还是教我感到吃惊。」虎牙把手反覆用暖炉烘烤:「不死修罗到底怎么了?我们一直在修练,但没舒桦消息心里总很不踏实。」龙魔摇了摇头,说道:「我在陕西那边布下了结界,若然有人接近主人破开封印的地区,我们便会第一时间知道。这段日子一直没事,似乎不死修罗并不急於要寻回真身。」纳兰龙从冰箱取出一罐汽水,说:「龙魔,时间越久越不能松懈,因为这代表他随时会出现。」双手仍然有点僵硬的虎牙傻乎乎的望著纳兰龙,纳兰龙叹了口气,随手把汽水递了给他。虎牙拿著汽水,喜孜孜的道:「我们一定要小心,除了不死修罗之外,天界的动向也教我费解。自从上一次哪吒和巨灵神带走地煞,天界再无异动,到底是王母认同了主人还是甚么原因?」「天界这样做只是遵从『第二次诸神协定』,怎么说再派人前来对付我们,只会把事情闹大,地煞便是一个例子。」龙魔说:「相反我们总算律己甚严,一点也没打扰人类的意思……如果我们能够贯彻始终,那么在对付不死修罗一事上,王母想借助我们的力量平息这场本应在八百年前解决的动乱,也不是没可能。」纳兰龙问:「天界最强神将是谁?」虎牙想也没想便说:「虽然没有正式比较,但一般都认为是显圣真君,其次哪吒大人也是争逐第一、二位的强者。」「那么派他来对付我们不就是了?」「天界有天界的面子,神将也有神将的尊严,我和龙魔在身份上只是两个不入流的小将,主人更加是个人类,怎能动用到显圣真君和哪吒?」纳兰龙又问:「那么对付不死修罗呢?」龙魔说:「当年王母为了借不死修罗之手惩戒人类,所以才没派任何神将到人界。」顿了一顿,又道:「如今天界是陷入两难局面。」这次连虎牙也不知其中原因:「为甚么?」「如果不死修罗真的复活,又在人间牵起杀戮,不派神将阻止是不行的。阿修罗虽然不是神将,但修罗界和人界均属於我们天界管辖范围,让人类世界遭受阿修罗破坏,天界是责无旁贷。」龙魔解释说道:「若然派神将前来对付不死修罗,何尝不是插手干预人界事务?只怕两者都会落得破坏『诸神协定』的罪名!」「这天神协定是甚么跟甚么协定呀?」纳兰龙毫无头绪:「王母不是拥有最高权力的天神的吗?事急从权嘛!」虎牙喝了口汽水,说:「主人不知道那么多,就连王母也不是可以为所欲为的。」龙魔说:「因此借用我们的力量,在公在私也是有利无害。我们现是叛将身份,成功收伏不死修罗的话,天界既不会被责纵容阿修罗行凶,又不会被说成派神将干预人间。至於我们的後果,则不在王母需要考虑之列了。」「但如果派神将来,最理想当然是显圣真君和哪吒。」虎牙说:「阿修罗是全宇宙最强的战斗民族,整个阿修罗族非常可怖,但个别阿修罗并不足惧。虽然六大修罗王比一般阿修罗强许多,可也未必是显圣真君的对手。」「其实修罗界对於我们来说是一个野蛮的地方,里面战争与杀戮无日无之,而且被瓜分成许多势力范围,而其中有几个最大势力的,被称为六大修罗王。」龙魔把对阿修罗的认识告诉纳兰龙:「六位修罗王的名字我记不全,除了不死修罗之外,就只知道大修罗王和修罗雪姬。不死修罗倒是有名的,因为他最凶狠,除了八百年前在人间大肆杀戮之外,也曾和天人几次大战,以一敌千,非常惨烈。」「虽然不死修罗是六位修罗王当中最著名,还是不知道他的不死之谜呢!」虎牙把汽水一口喝光,才说:「我没记错的话,不死修罗的名字突然在神魔界出现,没人知道他的过去,也没人知道他为何能够不死。」电话铃声响起,纳兰龙伸手拿起电话筒接听:「喂喂?」「是阿龙吗?」电话那边传来了「千年居」的孙老头的声音。「啊!是老伯?甚么事?」纳兰龙向龙魔和虎牙打手势,示意打住讨论。「你先前不是曾经在电话里问我,有关不死修罗的事吗?」听到孙老头的说话,纳兰龙心中一阵紧张:「老伯查到了甚么?」「我跟你提起,在一本古籍上曾经记载八百年前不死修罗在陕西肆虐。」孙老头说:「虽然文中提到的名字只是『阿修罗』,但时间、地点都吻合,应该就是不死修罗没错。这部书我早就看过,所以当我知道你在陕西发生意外,心里不期然的担心著。」纳兰龙苦笑道:「老伯你的触觉太敏锐了。」「那古本记载得非常简略,连事件的结果都没写,更徨论甚么不死之谜了。」孙老头继续说:「至於其他文献,连只字都没有!」虽然早已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纳兰龙还是有点失望:「麻烦你了,老伯。」孙老头却说:「不过我有另一个发现。」纳兰龙啊了一声,孙老头道:「当日玄光镜浮现的词语共有两个,除了代表你的『半神』之外……」「我真的是甚么『半神』吗?」对於孙老头的说法,纳兰龙并非觉得不合理,只是有点抗拒这个名字而矣。「还有一个叫做『罗喉』的名词。」孙老头不理会纳兰龙的唠叨:「我已经查出『罗喉』的底细了。」纳兰龙不禁坐直了身子。孙老头曾说那个玄光镜显示的文字是影响世界结果的关键,得到了敖玉龙魂的纳兰龙拥有「半神」身份,肩负消灭不死修罗拯救人间浩劫的使命;那么「罗喉」又代表了甚么?

  稿件来源:时报体育

  原标题: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报告:对华出口支撑美近一百万个就业岗位

,,新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