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内容


第二十七缘让我再见她一次之缘(28/121)

admin 于 2020-06-04 16:41 发布在 走势图分析  |  点击数:

望著难得一见的璀璨星空,纳兰龙心情却变得更是阴沉。少有的天朗气清并不能抹去他心里面的阴霾,邢慧芝的影子却越来越大。虎牙走出露台,问道:「主人,你认为明天那个葬礼,舒桦真的会出现吗?」纳兰龙把杯中伏特加一饮而尽,说道:「嗯,他一定会去送邢慧芝最後一程。」虎牙相信纳兰龙的判断:「我们前去等他。」「嗯。」虎牙想了一想,还是决定把心里话说出来:「对於我们来说,舒桦便是不死修罗。若然舒桦出现,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把他连同修罗魂一起消灭。」「这个办得到吗?」纳兰龙没有回头望他,又斟了一杯酒:「消灭修罗魂,还是消灭阿舒?阿舒死了,修罗魂也会一起消失吗?」「不知道。」虎牙摇头说:「但我们没理由让不死修罗站在眼前也不出手。」纳兰吸了一口气,说:「虎牙啊!我也有所决定了。」「主人作了甚么决定?」「我与阿舒之间不过是私人恩怨,即使他要把我杀了报仇,我也不会还手的。」纳兰龙说:「但如果他向不死修罗妥协,今次换我与他同归於尽。」「主人!」虎牙知道自己说甚么都没用,还是道:「让舒桦杀主人报仇,虎牙和龙魔也做不到。」☆☆☆☆☆☆☆☆☆☆☆☆☆☆☆☆☆☆☆☆☆☆☆☆☆☆☆☆☆☆☆☆☆☆☆☆☆☆「各位亲友,今日我们聚首一堂,送别至亲的邢慧芝。邢慧芝温柔善良,正是花样年华。但不幸总降临到人们身上,邢慧芝的离开,给我们留下许多哀伤。「我们不要问主为甚么,我们要相信主总有他的理由。我们要做的是,尽量活得更精采,活出自己的人生。」在墓园的角落里头,一列一列的墓碑中间,有数十人围成圆圈,听著一个穿黑衣的中年男人说话。那个男人站在一个土坑前面,拿著圣经说话。「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甚么意义?别把希望和一切放到将来,因为你不知道甚么时候会接受考验,不知道甚么时候会受到主的召唤。在那未知的一天来到的时候,我们都要能够大声告诉主,我的生命没有白过。过去的不可挽回,邢慧芝给我们的启示,便是从今起努力生活。「必须说的是,邢慧芝虽然只活了十六年,但她的人生却充满色彩。邢慧芝象徵著生命的彩虹,因此,她也会长存我们心中。「邢慧芝蒙受主的宠召,先到天堂。我们为她祝福,愿她得到永生,并赞美主……」远处有一个小山坡,坡上长有数株大树,树底站著一个穿黑色西装黑色衬衣结黑色领带的青年人。这个青年脑後拖著一条辫子,手里拿著一支白色玫瑰花。他望著举行葬礼的地方,不时摸著鼻子。墓地那边,众人开始陆续把手中的白玫瑰抛到土坑里的棺木上面。冯珀盈放下花朵,便到排在後面的曾雅恩了。她哭得双眼通红,呜咽著把手中的白色玫瑰花轻轻一抛,抛到棺盖上面。恰好这时,有一支粉红色的玫瑰也飘落旁边。曾雅恩转头望去,只见易哲和轩辕轰拿著白玫瑰站在後面等著,曾雅恩又望了望土坑里唯一一支粉红玫瑰,脑筋转不过来,便与冯珀盈把臂离开。「对不起,邢儿。」望著葬礼举行处,纳兰龙心中的悲痛难以说明:「阿舒说得对,如果不是我多事的话……」墓园的管理员开始在棺木上洒上泥土,仪式很快便要完结。纳兰龙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悸。除了远处的龙魔和虎牙外就再没气息稍强的人,他不懂得如何解释这种危机感。这时候,身後响起了一下轻微的声响走势图分析,纳兰龙听出是落叶被踏碎的声音。「只是普通人而矣。」毫无感应的纳兰龙心里正这么想走势图分析,却突然醒觉:「不!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走势图分析,如何微弱也应该会散发出一点气息吧?」纳兰龙来不及回头,後脑已被甚么东西按著,他立即凭感觉知道那是一只手掌。「你在这里是理所当然的,来向邢儿忏悔吗?」「……没错,邢慧芝的死我逃不了责任,来到这里正是一种心意。」纳兰龙没有回头,就这样站著说道:「我也料到你一定会来的。」「大家都在等我呢!墓园周围布置了好多警察。」舒桦冷笑道:「你应该知道我们不是普通人,人类的制裁对我来说毫无作用。除了你两个仆人外,附近埋伏的警察都是多余的。这个不会是你的部署吧?」「怎会?大家只是相信你对邢慧芝的感情罢了……只要知道你是如何深爱她,谁都会在这里等你出现。」纳兰龙咬了咬牙,说道:「阿舒,邢慧芝的死我的确有责任……你只是错手伤了她。我不认为邢慧芝想要我们负甚么责任,但无论你我,一生都不能摆脱内心的罪恶感。」「一生……你我还有多少人生?不过已没有关系。」舒桦哼了一声,问纳兰龙:「你不回头望我?」「以你现在的仙力,要一掌把我打死是好容易的事,我怎么敢随便回头望你?」纳兰龙说:「我不是怕死,但我还有事情想跟你说个明白……你是来杀我的吗?」舒桦冷笑一声,挪开了按在纳兰龙後脑的手掌。纳兰龙刚刚想要转身,头颈突然被舒桦左臂圈住:「你这是干甚么?」舒桦抡起右拳,重重击中纳兰龙的胸口。纳兰龙右胸伤势本已愈合得八八九九,被这么殴打,立即又出现撕裂,渗出血水来。纳兰龙双膝一软跪在地上,舒桦趁势在他下颚补上一脚,将他踢个人仰马翻。舒桦得势不饶人,见纳兰龙倒在地上,连忙踏上两步,一脚踩住他的右颊:「你想跟我说甚么?你能够让我再一次见到邢儿吗?」纳兰龙动弹不得,勉强向上望去,只见舒桦穿著一身黑色中山装,戴著一副墨镜,正低头俯视著他,忍不住大声叫道:「你想怎样?」「邢儿为了保护你而死……所以那一天我不杀你。今天是她的葬礼,我也打算放你一马,算是对她尽一点心意。」舒桦冷冷的说道:「只是看见你的样子,我就难免想起当日的情景,因此狠狠打你一顿来消气。」「没错!我是间接凶手!」纳兰龙咬牙道:「一切已经无法挽回,谁也不能令邢慧芝复活……别只顾埋首於回忆之中了!你我身上也沾满了邢慧芝的血,难道真要陪葬才甘心吗?」舒桦用力踏著纳兰龙的脸颊:「我心中好不解恨……纳兰龙!我会为了自己这不可弥补的罪孽而赎罪,但在此之前,先要把你这个罪魁祸首杀了才甘心!」纳兰龙吼道:「男子汉别拖泥带水!你现在下手吧!」「嘿!我不想在邢儿面前如此待你……邢儿曾经要我们不好自相残杀。」舒桦「嘿」的一声说道:「虽然我做不到,但至少不在这儿。」纳兰龙瞥见舒桦在墨镜下面隐约有著两行泪痕。「阿舒……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更应该努力生活下去,这是邢慧芝的遗愿!无论你想杀我还是伤害自己,都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困难的是背负著这枷锁一直生活下去。阿舒,哭已经没有用了,我们要好好……」「眼泪早已风乾,我再也不会哭了。」舒桦冷冷说道:「要哭的是你们。」舒桦放开踏著纳兰龙脸颊的脚,转身便跨步离开。「你要到哪里去了?」趴在地上的纳兰龙用手肘支起上半身,伸手勉强抓住舒桦的脚跟。「你干甚么?」舒桦想要甩开纳兰龙的手,但纳兰龙第一时间催动龙魂力量放出冻气,瞬间已把舒桦的右腿用冰封住,黏在地上。舒桦只觉足踝一冷,右腿已经不能动弹:「这是……」「我不想伤害你,但你不能走!有甚么事情要解决的,让我们好好说个一清二楚!」舒桦用力挣了一挣,右足牢牢的被冰冻结在地上,怎么使劲也提不起来。「由白龙龙魂发出冻气结成的寒冰,被誉为在正常温度底下也不会溶化,一般攻击也不能够打破的坚冰。阿舒你不要白费功夫了!」纳兰龙用手背拭去嘴角的血丝:「只要你不反抗、不胡乱伤人,我只想跟你好好谈一谈。」舒桦又是一阵冷笑:「你耍甚么宝?这种程度的冻气,安徽11选5走势图对我是没用的!」格勒一声, 安徽11选5投注技巧那寒冰出现了龟裂, 安徽11选5走势图然後变成粉碎, 安徽11选5彩票网纳兰龙不禁咦了一声。舒桦冷笑著说道:「敖玉制造出来的寒冰的确如你所说,只是你距离敖玉的层次还有好远。」纳兰龙挣扎著想要站起,早已被舒桦一脚踹开。「纳兰龙,我们的友情在太平山上已经完结,邢儿死後,你与我之间只余仇恨。邢儿的死我们都有责任,我如何赎罪你管不著,至於你,就只有被我杀死。」舒桦抛下这句说话,转身便走。「鉎舒的,你哪里也不用去。」听见有人在头顶说话,纳兰龙抬头望去,看见龙魔和虎牙浮在空中,一左一右拦住了舒桦。龙魔抱著双臂说道:「你一直隐藏著自己和不死修罗的气息,为甚么如此大意,突然释放出来?虽然只是数秒的时间,已足够让我们察觉你的位置。」虎牙嘲讽道:「你要对付主人又怎能不使用仙力,太天真了!」舒桦心念电转,已知道是刚才挣脱纳兰龙冰封的束缚时用了修罗力,结果让龙魔他们察觉到仙力变化,因而追踪到来。龙魔和虎牙两人虽然曾经在纳兰龙向舒桦借地方暂住时见过他,但当时并不知道舒桦就是不死修罗。从八百年前开始一直等待至今,这个杀主仇人就站在面前,两人心中充满了怒火和怨恨。舒桦望了望两人,转头对纳兰龙道:「我不想在这里跟你们战斗,叫他们让开。」「不!我们没有恶意,也没打算伤害你,可是你不能走。」「为甚么?」舒桦一字一顿的问。纳兰龙爬起来说道:「他们的目标只是你体内的修罗魂而矣。」舒桦「嘿」的一声笑了出来:「啊?你们是打算助我驱走它?还是消灭它?」纳兰龙诚恳的道:「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它不能夺取我的身体,可也不能随意离开。你们是没有办法,除非把我也杀死。」舒桦昂首问:「你们要怎么办?」龙魔从空中俯视著他,冷冷的说:「必要时只有这样做。」舒桦抬头直视龙魔,说道:「本来我没所谓,反正邢儿已不在人世,但是纳兰龙还未死在我手里,我得借助不死修罗的力量。」「阿舒!你醒觉吧!」纳兰龙伸手拉著舒桦的衣领:「这是不祥的力量!邢慧芝不就是死在这股力量之下?」「住口!」舒桦突然飞起一脚,再次把毫无防备的纳兰龙踢得滚了开去。「给我停手!」虎牙大怒,喝道:「舒桦!主人不想杀你,我们才想办法把你拦住。如果战斗的话,以你现在的状态是没有可能打败我们的。」舒桦语带不屑:「是吗?」龙魔说:「你的身体始终属於人类,就算你放弃自己的意识,把身体交给不死修罗,所能发挥的力量亦会有所减弱,更何况操控力量的人是你?你只是转折借用他的仙力,发挥不到一半,连我们主人也拼不过。我龙魔是能够与敖玉匹敌的战士,你以为能够从这里逃出去?」舒桦不是不相信龙魔的说话,但他不能有一丝示弱。「你再执迷不悟,主人会亲自出手。」虎牙飞到舒桦头顶:「主人已经成功把敖玉大哥的龙魂同化,而你不过是借用不死修罗的力量,两者之间的差距你不会不知道……你应该打败不了主人。」「那就尝试一下!」舒桦斜睨著纳兰龙:「不试过是不知道的。」接连受到舒桦攻击,纳兰龙全身上下好不疼痛,才刚刚站直身子,便听得龙魔大叫:「小心!」得到龙魔示警,纳兰龙及时察觉舒桦来到自己跟前,情急之下轰出一拳。舒桦弯腰轻易避过,把掌心放在纳兰龙腹部之上,大喝一声,修罗力突然爆发,将他直轰出去。龙魔和虎牙料不到舒桦说动手便动手,赶上前去抢救时已慢了半拍。比较接近的的虎牙身影急挫,走势图分析双脚踹向舒桦的背心。舒桦感应到虎牙的气息迫近,连忙回身抓住他的脚胫,用力往下一摔,竟硬生生的把他从空中扯了下来。龙魔飞到舒桦和虎牙上面,冷不提防舒桦把虎牙摔开後突然升起,右腿朝他腰间横扫过去。龙魔没料到舒桦竟然会飞,匆忙间唯有双臂一封,勉强撞住了这一击。舒桦深知龙魔的力量远在自己之上,不容他有半分喘息机会,右腿收回来的同时,立即一个垂直翻身,左腿从上而下踢去,脚跟直撞龙魔肩头。龙魔变招不及,一下子被击中,其威力使他直跌到地面。虽然未至於受伤,但龙魔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子双足著地,没出洋相。「可恶!」舒桦施奇计接连击退了龙魔和虎牙两员神将,但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竟然还有如此忠心的仆人!」舒桦的怨怼并非没有来由。自从得到了不死修罗的修罗魂後,舒桦的际隅与纳兰龙回异。敖玉的龙魂透过梦境向纳兰龙说明事实,让他容易一点接受;起初舒桦也作怪梦,但很快便在脑海里听到不死修罗的呢喃,不断滋扰著他,直到他相信这一切均是事实为止。舒桦何尝不知道不死修罗是个邪恶的家伙?不死修罗的真正目的大概是想要取回自己的真身,然後再次大肆杀戮。显然他对自己进入了人类的身体里面是极不愿意,似乎修罗魂与真身分离会是一个大缺憾。和纳兰龙一样,舒桦也在梦里看见了八百年前的正邪大战。不死修罗竟然向舒桦提出协议,想引诱舒桦领略杀戮的乐趣,与他合作将人间变做修罗场。舒桦当然不理会他,尽管饱受脑海中的声音煎熬,还是坚持自己的立场。一步也不退让。结果,舒桦还是只有忍受不死修罗的精折磨。更可怕的是,在他毫不知情下,一步一步走进害死纳兰龙和邢慧芝的圈套。当舒桦从纳兰龙的古怪行为中察觉了敖玉龙魂的存在,意识存在於舒桦体内的不死修罗自然也知悉了一切。从此,不死修罗便一直教唆舒桦杀死纳兰龙。舒桦一而再的漠视不死修罗的要求,不死修罗便构想了一个一箭双雕的法子。不死修罗的修罗魂非常不幸地进入了意志力极强的舒桦体内,不但无法随意夺取其躯体,而且舒桦也没打算帮助他找回真身。但不死修罗终於找著舒桦的弱点。打从舒桦从妖兽口中救出邢慧芝後,不死修罗便一直唆使他掳走邢慧芝。不死修罗所以会这样「热心」,因为他知道纳兰龙一定可以凭气息找到邢慧芝,果然舒桦和纳兰龙在太平山上的气候测量站中相遇,误会陡生,舒桦怒火中烧,不死修罗趁机将修罗力量借给他,让他用来杀死纳兰龙。最後纳兰龙没有死,不过邢慧芝却牺牲了。不死修罗本来只想杀纳兰龙,但看来这结果反而更好──因为舒桦失控後更容易让他利用。这一切阴谋舒桦并不知道……此刻他只想亲手杀死纳兰龙罢了。虎牙从地上起飞,直扑到舒桦下面,紧抱著他的双腿,把他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回来:「你别以为可以打败『白龙四斗众』,我们还未使出真功夫!」舒桦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大约只是和虎牙同级,而且由於力量与身体不协调,根本不能与之战个平手,至於龙魔就更加难以匹敌。急谋对策间,龙魔来到舒桦背後,轻易抓住他的肩膊:「你逃不掉了!小子!」虎牙见舒桦被龙魔制住,便放开他的双腿,飞到他面前说道:「舒桦,你好好跟我们回去吧!」舒桦双眉一扬,两股射线突然从他的一双眼睛射出,击中虎牙胸口。这射线由仙力构成,仙力是存在於所有生命体内的自然能量,对生命自身不会造成伤害,无论是甚么部位,即使是最脆弱的眼睛也没关系,只要熟练了,均能用来发放仙力。神魔习惯用手脚使出神技,通常是因为较容易掌握、瞄准及发力,其实只要功夫到家,全身没有哪个部份是不能发出仙力的。但用双眼来使出神技,毕竟难学难精,龙魔看在眼里,也不禁呆了一呆。这种高明的神技,印象中只有号称天界最强的显圣真君会使,龙魔从没见过不死修罗,不知道他也懂得如此高深的技巧。就在龙魔感到愕然的短短两秒钟,舒桦双足向後一蹬,重重蹬在龙魔小腹,龙魔虽然没怎么受伤,但双手稍稍松开便让舒桦挣脱了。纳兰龙来到他们脚下,便想上前助战,可惜力不从心。纳兰龙虽然学会了飞,但若不集中注意力便不能做到真元凌驾躯壳。此时一心急,更是连飘浮也不用想。龙魔和舒桦的空中战仍然持续。舒桦向左一晃,避过龙魔「飞龙牙爪」的攻击,右手在空中一扬,掌心放出一道紫烟,在空中幻化成一把非刀非剑的紫色兵刃。舒桦伸手抓住兵器,便朝龙魔直劈:「看刀吧!这是不死修罗的神兵.修罗刀!」龙魔向前伸直两臂,双拳紧贴,然後向左右拉开,两个拳头中拉出一条黑气来:「贵龙戟!」那条黑气瞬间变成实体,挡住了紫刃的攻击。这便是龙魔曾经刺伤地煞神的宝贝神兵,贵龙戟。「继续攻击啊!修罗刀!」舒桦的紫刀刀刃仿佛活了一般,被贵龙戟挡住仍能扭曲伸展,直刺龙魔颈项。龙魔单手持戟,用力一拨便把舒桦连人带刀拨了开去。「龙虎钢弹!」一个冲击波直射舒桦,原来虎牙站在地面,握著右拳向他发出神技。舒桦在半空来不及闪避,眼见就要被击中,那把紫刃竟变成盾状防具,将虎牙发出的能量球弹开,几乎没打中纳兰龙。舒桦一眼瞥见地上的纳兰龙,右手紫刃挡开龙魔的贵龙戟,已落到纳兰龙跟前,左掌向纳兰龙射出一道白光:「辉罗魔光!」正自焦急的纳兰龙见舒桦主动来到面前,正是大好机会,右手拍向舒桦胸口:「我要用冰把你封住!」可是他还未放出多少冻气,已先被白光笼罩,全身立即被定住,不能动弹:「咦?为甚么……」就在一秒之间,罩住纳兰龙的白光里头发出了连串类似雷殛的攻击,瞬间已将纳兰龙炸至重伤。「这是甚么攻击?」虎牙就站在纳兰龙旁边,看见他被白光照住,然後在短短的一秒内被接近百次攻击击中,全身冒烟,张开双手仰天倒地。「辉罗魔光」是不死修罗的另一种得意技。八百年前,敖玉私闯人间对付不死修罗,就曾吃了这一招的许多苦头。「辉罗魔光」分为前、後两部份:首先使用修罗力造成十倍重力,压制目标的活动;其次便是施以一秒钟一百发的雷击来破坏目标物。「他的修罗力还未能完全发挥出来,全仗不死修罗那独特的战斗技巧苦苦支撑!」作战经验丰富的龙魔看穿了舒桦底细,双臂高举,放出一道黑气:「事到如今已顾不得主人的意思了!让我把你完全消灭──暗龙奥义.吞食天地!」黑气变成龙首形状,张口便朝舒桦咬去。「保护我!」随著舒桦的大叫,紫刀再一次发挥变形功效,堪堪把黑龙给挡住了。但龙魔还有後著,手中贵龙戟已扫中舒桦腰间:「牙突!」舒桦左腰中了龙魔一戟,痛得金星直冒,失去平衡直堕地面,跌了个手脚朝天。正在照顾纳兰龙的虎牙站起身来,右拳瞄准舒桦,想要补上一记「龙虎钢弹」把他了结。舒桦挣扎著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握著神兵狠狠地插进泥土中。「龙虎钢弹!」虎牙左手扶住右腕,使劲打出仙力。「刀山地狱!」舒桦一声断喝,将全身修罗力透过神兵打进地面,只见一道紫光从地面射出,将龙虎钢弹打散。就在虎牙为自己的失手而咬牙切齿时,一道一道的紫光陆续从舒桦身边的地面射出,不断增多越来越密,数十甚至数百道紫光一起从地上喷张出来,包围著舒桦,令众人睁不开眼。这是不死修罗另一神技。借用修罗刀,将自身体内的修罗力打进泥土再以利刃姿态从地面射出数以百计的光刃,就像刀山一样包围著不死修罗,既能一次性把身周敌人全数歼灭,亦可以抵挡从四方八面而来的攻击,可谓攻守兼备。舒桦在紫光中狠狠的说道:「纳兰龙!当我再回来的时候你们全部要死!」虎牙紧握右拳,护住倒在地上的纳兰龙叫道:「小心他偷袭!龙魔,从上空攻击他吧!」可是身在半空的龙魔,竟也无从入手:「这招神技的防御,连上空都没有空隙……糟糕!他要逃走!」重伤的纳兰龙扶住虎牙站起来,看见舒桦隐没在紫光中:「你别走……阿舒!」然後紫光消散,舒桦也不见了人影。龙魔重重的哼了一声,在山坡附近飞了一圈,再也感应不到舒桦半点气息。纳兰龙不能相信:「怎么会这样的……龙魔不是在半空监视著阿舒?」「『刀山地狱』……除了是攻守一体的神技之外,原来还是一种掩眼法?」虎牙一拳打在大树的树干上,几乎没把树都打折:「一次性放出大量修罗力,影响了我们的感应,然後趁机逃之夭夭!」顿了一顿,又是一拳轰在树干,留下了清晰可见的拳印:「岂有此理!」「可恶!」龙魔降落到两人身边,说道:「舒桦的修罗力还很幼嫩,本来不是我们的对手,但却大意让他逃走了。」虎牙咬牙道:「我们从来没见过阿修罗的战斗技巧,想不到比地煞还要令人目眩!」「地煞的神技比起不死修罗还嫌太过华而不实!」龙魔抱著双臂,边想边说:「不死修罗果然不愧为六大修罗王之一,难怪当年敖玉会死在他手上……而且舒桦比我想像中要强,以这种进度计算,当他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情况可能会逆转!」山坡下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乐天带著十多名警察跑了上来:「发生甚么事?」「乐天?」纳兰龙由虎牙扶住,苦笑道:「没事……」「我们在那边听到这儿传出巨响,到底是甚么原因?」乐天看见纳兰龙的脸色非常难看,明显受了伤:「纳兰龙,你没事吧?」「放心,主人没事。」虎牙摇头说:「这种攻击没错很炫目,但舒桦看来已经手下留情。」「舒桦来过?要派人展开围捕。」乐天大是紧张,立即指示部下包围墓园。乐天已经从纳兰龙口中知悉一切,也明白到这种事情不能随便说出去。其实乐天暗中调查虎牙,早就怀疑他不是人类。那次妖兽袭击市立第一中学时,虎牙曾经帮忙消灭妖兽,乐天就用仪器测量出虎牙拥有与人类不同的生物电,後来更收集到他的指模,竟然像是一个个格子一般。纳兰龙平日没留意这些细微之处,听乐天提起,才想到那是龙鳞。乐天当然知道舒桦的底细,派出警察是明知不可为而为,纳兰龙也懒得理会他。

  记者18日从商务部获悉,第三届进口博览会将于今年11月5至10日在上海举办,总体框架与前两届大体一致,包括国家综合展、企业商业展、虹桥国际经济论坛三大板块。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在当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筹备工作目前进展顺利,已签约的展览面积超过去年同期。

,,快3彩票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