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内容


第二十六缘如果世界真有天意之缘(27/121)

admin 于 2020-06-04 07:50 发布在 新闻资讯  |  点击数:

两名医护人员替邢慧芝进行最後检查,过了好一会,齐齐望乐天轻轻摇头。这一切只是例行工序,待医护人员证实了邢慧芝的死亡,便会送去医院殓房。两人把邢慧芝抬上担架,用毛毯包裹住她的身体,直盖到她脸上。曾雅恩早已成了泪人。虽然梅玲跟她并不熟悉,但人皆有恻隐之心,便让她伏在肩膊痛哭。梅玲知道事已至此,安慰说话并不能帮助曾雅恩减轻内心痛苦,只有把心中郁闷和愁苦都随著眼泪发泄出来才是办法。轩辕轰、纳兰龙和小雪站在旁边看著乐天与救护员解释邢慧芝的状况,乐天好不容易打发救护车离去,转头对纳兰龙说:「我回去需要写一份报告……『特搜一课』的报告可以特别处理,加上我的签名就更容易……但总要汇报上去。我要写成是神秘事件,例如妖兽袭击将之掩饰一下。」顿了一顿,乐天又道:「有人被杀,作为警察我不能让事情不明不白。如果真是舒桦杀了人,法律绝对不会放过他。」「我会告诉你真相的。」纳兰龙无力的坐到长椅上,双手捧著头说:「你是『特搜一课』的队长,却也是我们『不研』的前辈,我相信你会明白我的难处,有些事情不是那容易说得清……法律对阿舒已经没用。」乐天嗯了一声:「即使曾经是『不研』会长,我也是一个警察;在追求真相的同时,我更要伸张公义。今晚我会和你通电话,现在我需要回警署处理你交给我的烂摊子。」说著挥了挥手,转身便向他的电磁跑车走去。「为甚么会是阿舒?」梅玲先前并不知道舒桦对邢慧芝的感情。梅玲跟舒桦合不来,从来都不怎么留意他:「乐天前辈说是因爱成恨?阿舒不是这一种人!」纳兰龙背向後靠,喃喃说道:「阿舒怎会恨邢慧芝?一切只为了杀我而矣。」「杀你?」轩辕轰讶然问。「阿舒想要带邢慧芝离开香港,但我却坏了他的计划……」梅玲实在是难以置信:「荒谬!谁都知道你们是好朋友……我不喜欢阿舒,但他最讲义气,很看重与你的感情,这一点连我都看得出来。」「难道……」曾雅恩边抽泣边颤声道:「难道是因为那个?」轩辕轰和梅玲齐声问:「因为哪个?」曾雅恩望了望纳兰龙,嗫嚅著说:「gigi喜欢纳兰学长……」纳兰龙没料到曾雅恩也知道这件事,但这个时候已经没所谓了。在梅玲和轩辕轰的目光注视下,纳兰龙只有苦笑。曾雅恩摇头道:「不过没可能……如果舒桦学长想要杀死纳兰学长,为甚么gigi反而会被杀?」「邢慧芝为了救我,挡下了阿舒的一刀……所以她的死,我也是有责任。」梅玲始终不能相信:「阿舒竟然为了一个学妹而杀你?」纳兰龙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不知道邢慧芝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但你是他唯一的朋友啊!」「邢慧芝是阿舒最深爱的女人!没错我是他唯一朋友,占了重要的位置,但邢慧芝才是他心目中的一切。」纳兰龙握著拳头说道:「阿舒一直很清楚自己心中想要甚么。虽然面对邢慧芝时曾经退缩,但为了邢慧芝他可以牺牲所有,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友情。」「但这样也太重色轻友了!」梅玲气道:「我们都看错了他!」「我也会把小兰放在阿舒之上。」纳兰龙不同意梅玲说话:「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价值观。」「但你不会为了小兰而伤害阿舒?」「怎么不会?」纳兰龙的反问令到梅玲哑口无言。这种决择平常不会出现,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也就不会彰显。但如果舒桦竟将灵魂卖给不死修罗,为了纳兰兰还有其他人,他还是会对舒桦出手的。纳兰龙站了起来,说:「事情就是这样。邢慧芝不过是为了阻止我俩战斗而被牵连进去,她的死,我和阿舒也脱不了干系。」「纳兰学长……」「雅恩,让这件事情告终,你再不要管了……有时候,不知道比知道好,你千万别对邢慧芝的家人和冯珀盈说出真相。」纳兰龙转头对梅玲说:「雅恩就拜托你送回家去。」梅玲丝毫不觉纳兰龙想支开她,点头应允。「雅恩……」纳兰龙叫住了曾雅恩,想要说点甚么,到了最後还是放弃:「你自己保重。」曾雅恩嗯了一声,拖著无力的身躯在雨中打著伞子离开。纳兰龙缓缓转身,发觉轩辕轰正瞪著自己:「怎么了?」轩辕轰说:「你这样做是对的。」虎牙和龙魔早已回到舒桦的屋子,纳兰龙木无表情的问:「此话怎讲?」「我是其中一个想要你说出真相的人。」轩辕轰说:「我只是希望你能放轻松一点,和我们这班朋友继续生活新闻资讯,跟你当初劝说初恋是同一个调子。」纳兰龙点头:「我明白。」「我们有权知道真相──这句说话是以朋友身份新闻资讯,还是以人类身份说出来?」「无论是甚么身份新闻资讯,这句说话没错,只是……」轩辕轰把纳兰龙想要说的话抢先说了出来:「只是,我们有权知道,并不代表我们应该知道。」纳兰龙转头望向轩辕轰,轩辕轰笑了一下,又道:「曾雅恩也好,梅玲也好,不知道是最好。因为是你的朋友,大家或多或少已参与其中,但若继续下去你怕会泥足深陷。」纳兰龙倒抽了一口凉气:「我担心大家会像邢慧芝一样。」轩辕轰「嘿」的一声说道:「我们只想替你分担,不过你肩上的担子并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一般人并不包括你吧?」纳兰龙拉著轩辕轰,和小雪一起走向大厦:「你我认识了好久,最近我觉得一向寡言的你原来知道很多。」「我只是不说无谓的话……应该说的我还是会说。」纳兰龙试探著问:「你有甚么秘密吗?」「相比起你来说,我的事情微不足道。将来……如果我们有将来的话,还得靠你帮忙呢。」轩辕轰耸了耸肩:「阿舒的事……梅玲和曾雅恩并没有察觉得到,你打发她们离开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吧!」纳兰龙走进了升降机,有点神色不定:「你发现了?」「阿舒和你一样。」轩辕轰最近经常语出惊人:「阿舒能够在你面前把邢慧芝杀死,证明他的力量并不是你这个天兵神将所能抵挡。」纳兰龙望了望小雪,当中因果纳兰龙早跟她详细说了。「上次在『千年居』,你只说了一半……孙老伯似乎很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没追问,至於梅玲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升降机的门打开,纳兰龙问:「阿轰呢?你又知道多少?」「我不知道许多事情。」轩辕轰说:「你得到了龙魂,和八百年前一个传说有关。但那段传说在整件事情中只是凤毛鳞角。更重要的是,龙魂进入你体内的原因?你有甚么事要办?这个世界将要变成怎样?」小雪用锁匙打开了门,三人鱼贯走进屋子里。「我在『千年居』跟你们说过陕西的遭遇,」纳兰龙望著坐到他对面的轩辕轰,说:「你们把我说成甚么『半神』,我不知道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是否正确。」轩辕轰望著大厅另一边的露台,龙魔和虎牙倚著栏杆远眺:「他们才是完整的神吧?我和老伯都能够猜到。」纳兰龙用手背揉了揉鼻子,继续说:「发生地震的位置,正是当年封印的地方。我们意外地释放出敖玉的龙魂。当然,里面并不只有龙魂……」「那个阿修罗当然在地洞里面……难道他也被释放出来?」「没错。」纳兰龙点了点头:「八百年前天界置我们人类的生死安危於不顾,今时今日他们协议了不干预人类世界运作,大概还是会袖手旁观。」「阿修罗会重现人间?」轩辕轰稍一思索,问道:「难道阿修罗便是……」纳兰龙点头:「猜对了!便是和我一起跌进地洞的是阿舒。」「为甚么你先前没考虑这件事?」轩辕轰语气略有怪责的意思:「就算不是阿舒,也许是曾雅恩,又或者其他跌进地洞的人。你既然得到了龙魂,阿修罗的灵魂又怎会不破封而出?」「即使是龙魔和虎牙,亦不曾想过那个阿修罗的修罗魂会进入别人体内。八百年前敖玉牺牲自己,燃烧生命来封印不死修罗,只是不死修罗却没死,真身一直在地洞里。人都没死,魂魄又怎会依附他人?」轩辕轰啊了一声,皱眉说道:「阿修罗是传说的魔神,在『六道轮回』说和『八部众生』说中都有他的名字。是个好战的生物……他苏醒的话会做甚么?」纳兰龙说:「当然是把人间变成修罗场,相信你也知道这个名词怎解?」轩辕轰一阵沉默,然後说道:「难道阿舒会这样做吗?他被控制了?」「原来的阿舒不会。不死修罗想要阿舒帮手是没可能的,因为邢慧芝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类,阿舒不会做出伤害邢慧芝的事。但如今……」「你认为阿舒会因为错手杀了邢慧芝而失去理性?」「我太清楚阿舒了!他会为了更重要的物事而轻易牺牲次要的东西。别看阿舒平日爱理不理的样子,其实他的价值观很不错,重感情、重义气……只不过把邢慧芝放在第一位而矣。」纳兰龙深知道舒桦最看重邢慧芝,从来没想过这套价值观会有甚么问题。岂料变故陡生,邢慧芝因为纳兰龙而惨死舒桦手中,轩辕轰深觉天意弄人:「出了这种事, 江西快3走势图谁都没法子!」「我知道他一定会找我报仇, 江西快3开奖网因为他永远也解不开这个心结。」纳兰龙叹了口气:「希望他只是回来找我, 江西快3开奖网站别让不死修罗利用去做坏事。」轩辕轰直视著纳兰龙道:「或许这是你俩的宿命。」「阿轰, 江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虽然我自觉并不了解你,但却完全领略到你的心意……你和梅玲不同,是那种『知道比不知道好』的人。我也会告诉乐天,一来我答应了他,二来他应该知道。」纳兰龙又说:「之後我还会拜托秦崎和初恋。」「秦崎和初恋?我们可以做甚么?」「秦崎和初恋都很强,但收拾妖兽尚可,不死修罗的事还没有人类插手的余地,由我和龙魔他们来应付。乐天也好,秦崎和初恋也好,我想你们保护同伴。我怕阿舒一时想左,会伤害大家。」轩辕轰颌首答应,叹道:「你果然成了天兵神将……跟我们不同了。」「直到现在我仍然坚持自己是人类,但是我具备了这种能力,而这种能力正是为了对付不死修罗而存在。」「在『千年居』时你曾经提及有事情要办,原来就是指消灭阿修罗?」「我也没料到那个不死修罗便是阿舒,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纳兰龙说:「我正在犹疑是否应该把阿舒的事情抖出来。如果为了邢慧芝的死而令阿舒失控,随时会连累身边的人,因此不得不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一段三角关系,却弄至如此田地。」轩辕轰不禁又是一声长叹:「若你俩都只是凡人,最多是大吵大闹,又或者做不成朋友。」纳兰龙更是痛心:「两日前我在海堤与阿舒谈过,当时大家都说要避免冲突。」「不能避免的原因只是邢慧芝。」纳兰龙语带无奈的说道:「只能怪冥冥之中的错配。」「冥冥之中?太虚无飘渺了!」轩辕轰却不同意:「没听过事在人为吗?」「你的意思是?」「你和舒桦可能都落入别人的圈套里了。」「圈套?」「我只是随便说说而矣,神魔的事又岂是我这个凡人所能猜得著?」轩辕轰从沙发上站起,苦笑道:「况且没有根据嘛!」纳兰龙也跟著站了起来:「你要走了?」「嗯,打算回去帮你打听一下。」轩辕轰说道:「我自小便从家人那里听了许多神话故事,中国上下五千年的传说多如牛毛,我也不记得许多。但所谓知己知彼,你对那个阿修罗的了解有多深?」「没知道多少!」纳兰龙讶异摇首:「这个重要吗?」「不死身啊!不破解这个谜团,跟一个打不死的怪物战斗并没有意思吧!」纳兰龙忍不住道:「你说的虽然没错,但龙魔他们身为神将也不清楚,你……其实你早知道八百年前的那一段传说?」「多少知道一点。」轩辕轰微笑著,说:「那是翻古书翻出来的。嗯,孙老伯对神话的了解应该比我更多。」纳兰龙摸著鼻子苦笑:「不死修罗的事我也查过,古书上根本没有关於他的记载,连名字也查不到!」「翻古书不是这个样子!因为是传说,出现误差是必然的。就当成三分真七分假,如何从大部份不可信的材料中,找出真实的三十巴仙……要留意所有蛛丝蚂迹和提示!」「轰,我把一切告诉你,正因为我觉得你与别人不同。」纳兰龙望轩辕轰说道:「你比任何人都要知道更多,你到底是甚么人?」轩辕轰不置可否,只是淡然一笑,告辞离开。纳兰龙虽有疑问,但轩辕轰不答,他也没心情追问下去。比起这个,有一件事更令到他心中忐忑不安,便是轩辕轰提到的所谓圈套。到底纳兰龙和舒桦之间的恩怨情仇,还有与邢慧芝的三角关系,是否冥冥之中早已注定?这个冥冥之中,和圈套又有甚么分别?纳兰龙和舒桦,一对平凡得很的好朋友,因缘际会各自领受了一正一邪的力量,然後,更以邢慧芝的生命使他们两人不得不处於最尖锐的对立面。想到这里,新闻资讯纳兰龙不禁怀疑如果这世界有天意,老天爷在玩甚么花样?「主人,不要想太多了。」看见轩辕轰离开,龙魔从露台走进大厅,说道:「你有多少大事要做,没时间在长嗟短叹。」虎牙也站在後面说道:「主人,一切都是随缘。」「缘吗……虎牙,原来这个世界真有鬼神存在,那么有没有所谓冥冥之中?」「冥冥之中?」「我们中国人都说,一切由上天注定。我和阿舒,还有与邢慧芝之间,一切是否冥冥之中有著主宰安排?」「主人,这个问题我答不了你。对於我们神龙及宇宙间的所有生命来说,依从并信奉『天道』是天经地义的事。」虎牙望了望龙魔,说道:「偶然会发现在『天道』之中蕴藏著所谓『宇宙的意志』。没人知道这种感觉是真不是,但若果真如此亦不奇怪,因为神龙和天人也不是宇宙的最初──在我们出现之前,这个宇宙由谁来创造?由谁来主宰?这种力量如今还存在吗?」「你的意思是说,」纳兰龙愕然问:「你们天神也有自己的天神吗?」「可以这样说。当一种生物处於低层次,往往要别人提供协助和规范,方能更有系统地进化,神龙和天人均经历过这种阶段。」龙魔代替虎牙回答:「神龙是谁创造出来?对於人类来说我们是天神,我们当然也有属於自己的天神。」「或许将来有一日,你们人类会成为其他生命眼中的天神,宇宙间的文明就是这样延续下去,一代一代的传承。」虎牙摊开双手说道:「众生平等,神龙和人类都是生命,分别只在进化的先後。二百年前的『第二次诸神协定』,规定我们不得再干涉人界一切运作,也就是间接承认人类的文明……虽然仍有许多不足的地方,已经有理由让你们自由发展。」「如果要影响和安排世事的发展,那会是一股怎样巨大的能量?」龙魔说:「这个宇宙除了规律之外,还有甚么别的东西,就是虎牙所说的『宇宙的意志』。」纳兰龙好像有点明白,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龙魔皱眉说:「不过那个轩辕轰口中的圈套,我认为不可不虑。」「甚么?」龙魔继续说:「邢慧芝的死,照主人的说法,把本来不准备帮助不死修罗的舒桦推向边缘,如果这是不死修罗安排……」纳兰龙脸色一变:「如果是那样,我绝不会原谅他!」☆☆☆☆☆☆☆☆☆☆☆☆☆☆☆☆☆☆☆☆☆☆☆☆☆☆☆☆☆☆☆☆☆☆☆☆☆☆邢慧芝的死,相对於妖兽杀人事件、会议展览中心袭击事件,只不过是一段小插曲。但对於身边的人来说,却造成了无可修复的创伤。曾雅恩和冯珀盈固然变得没精打采,垂头丧气;纳兰龙每日忆起邢慧芝的音容,更是难以入眠。一个活泼可人,对自己又好的学妹,从此阴阳永隔,也是一件悲惨事。妖兽袭击市立第一中学之後又过了两个星期,秦崎和初恋已经先後出院。在这段日子里,舒桦的家成了众人的聚脚点。龙魔认为这样也不错,如果顺便引出舒桦倒是节省不少功夫。但舒桦一直没有出现。两个星期了,也不知躲哪里去。龙魔曾经往陕西去寻找不死修罗的真身,但无功而还。没有修罗魂的身体不过是一个躯壳、一个皮囊,只是一堆有机物质,无法凭感应去追踪。至於地陷的位置,龙魔确认过後,还是不能找到当年封印所在。由於害怕天界再派神将前来袭击,虎牙一直留在新香港保护纳兰龙,同时继续搜寻舒桦的踪迹。修罗魂毕竟才是重要,没有修罗魂,那副不死修罗的身体绝对复活不了。可是舒桦就像在地球上消失了一样,无论纳兰龙和虎牙怎么感应,也无法找到舒桦又或是不死修罗的气息。这一天,在妖兽袭击事件中受伤最重的易哲也出院了。为了不引人注意,纳兰龙这些日子都尽量留在舒桦家中。虽然得到乐天帮忙,纳兰龙不用浪费时间应付无谓的调查,但他早已被警察当成了失踪人士,至今仍未销案。虽然纳兰龙不太在意,还是少惹麻烦为妙,倒不如趁机留在家中养伤。纳兰龙被邢慧芝所救,但舒桦那把紫色兵刃还是刺中他的右胸,受伤不轻。纳兰龙虽然拥有龙魂力量,身体始终只是人类的身体,没有神龙的复原能力。至於颈上被割伤了则是小事,已然结疤。除了养伤外,纳兰龙也得继续进行修练。先前一直为对付不死修罗而备战,如今得知不死修罗的修罗魂已经苏醒,大战可期。尽管纳兰龙还是倾向和相信可以避免一战──他觉得与舒桦之间只存在邢慧芝这层恩怨,不应牵涉到敖玉和不死修罗,但龙魔他们并非这样想。应该说,无论舒桦立场如何,不死修罗一定要消灭,绝不容许它以任何形式留在世上,包括寄存於舒桦体内。小雪推开房门,看见纳兰龙正自闭目盘膝,冉冉升上了半空。纳兰龙听见声响,忍不住睁开双眼,稍稍分神便跌倒床上。纳兰龙摸著後腰,苦笑道:「唉呀!你怎么不敲门?」「敲门还不是一样?虽然你能够把自己升起来,但受到外物打扰便即失败,这算甚么飞翔之术?」「我学会飞还没多少天,当然会失手了,我要非常集中精神才能控制龙魂,用仙力承托著身体上升。」「你这不叫做『飞』,最多只是『飘』而矣……不!」小雪掩嘴笑著说:「是『浮』才对。」纳兰龙从床上爬下来,便要敲小雪头顶:「即管笑吧!你来试试看。」小雪从纳兰龙面前瞬间转到他的身後:「我可不是神仙!你会瞬间移动不会?」「好!真被你打败了。」纳兰龙摸了摸鼻尖:「找我有甚么事?」「那个秦崎刚刚打电话来,说易哲已经出院,他们正驱车过来。」纳兰龙无奈的说道:「我还担心他们被连累……怎料三天两日便上来一次,他们以为这里是甚么地方?这里是阿舒的家!」小雪问:「你不是说过舒桦不会回来吗?」「这里有甚么东西值得阿舒回来?如果要一个理由的话,那便是我了。」「你认为他真的会回来找你报邢慧芝的仇?」小雪有点不安:「但亲手杀死邢慧芝的人是他啊!」「不!我是间接害死邢慧芝的凶手。可能我们都是不死修罗的棋子,无论如何,我的责任不比阿舒轻。」小雪耸了耸肩:「龙魔和虎牙倒是很想舒桦出现呢!」纳兰龙摇头说道:「我不要其他人插手。因为这是我和阿舒的问题,与敖玉和不死修罗的宿怨无关。」小雪道:「这是你与他们两人最大的分歧。」虎牙走进房间,对纳兰龙说道:「主人,你的朋友又到了附近。」小雪看见虎牙就忍不住笑,这个天界小将来到人间之後,最大发现似乎是汽水,每天喝个不停。虎牙刚才又嚷著电冰箱里面没汽水,其实是被他喝光了。纳兰龙只好掏腰包让他到超级市场去购买。神将在人间总不能偷和抢,用钱购物的话虎牙早跟小雪学会了。听了虎牙说话,纳兰龙凝神感应,立即便找到易哲他们的位置。经过上次寻找邢慧芝後,纳兰龙能够仔细辨别出不同气息,但距离较远的便要平心静气方能感受得到。小雪对虎牙解释道:「秦崎说他们接了易哲出院,过来坐坐。」「我倒没所谓,其实主人的朋友也很有趣,尤其那个秦崎,还有初恋……叫做初恋的女孩子似乎能够反过来感应我们的气息。」纳兰龙点头道:「嗯,那是她的灵能力。」「龙魔说过她是修行者……龙魔不太懂得与人类相处而矣,主人别怪他。」「知道了。他还未回来?」「前次行动结果一无所获,龙魔这次再去陕西抱有更大的决心,他说要进入那个地底岩洞呢!依我说,把那个地区作出一次性破坏,或许能把不死修罗的真身消灭……问题是不确定其位置,不知道破坏范围要有多大。」「有这么容易吗?所谓不死身的意思……」纳兰龙想起了甚么:「喂!这样作会影响人类世界,对人命和经济也造成钜大损失,你想也不要想!」「我知道……所以只是说笑而矣,而且敖玉大哥也不会认同这种做法。」虎牙点头说道:「真要这么做的话,王母绝不会袖手旁观。」「这段日子天界没再派神将前来,也很奇怪呢!」「不计算敖符的弟子炎昊和焱王,王母派出的神将其实只有地煞神一个而矣。」虎牙说道:「哪吒和巨灵神的目标只是补捉地煞,并不包括我们。虽然龙魔和我认为王母绝不会轻易罢休,不过她到底打甚么主意,非我们所能猜测。」门铃响起,小雪连忙出去开门迎客。纳兰龙拍了拍虎牙肩膊,跟著走出房间。易哲才一进门,看见纳兰龙便说:「事情牵涉到阿舒,你说应当怎办?」纳兰龙想不到易哲说的会是这一件事,啊了一声,示意大家坐下。除了易哲外,还有轩辕和秦崎两人。轩辕轰在纳兰龙的耳边小声说了梅玲的名字,纳兰龙便知道又是她在鸡婆。易哲又说:「你不能再自责了!你根本不知道邢慧芝原来喜欢你,所以事情才失控。但现在你知道阿舒已经……我们不能放弃他!」纳兰龙心想梅玲甚么都说了,苦笑道:「我知道,但阿舒不会让我帮忙。」易哲望著虎牙问:「阿舒会被你们消灭吗?」纳兰龙没好气道:「大家搞清楚,阿舒体内的不死修罗在八百年前打败了敖玉!就算我们联手也可能被他杀死!到底是谁消灭谁……难说呀!」「现在不同以前!阿舒始终是个人类,即使他能够好像你运用神奇力量,但你有龙魔和虎牙帮手,当然较强!」易哲的分析有他的道理,但与事实有一段距离。纳兰龙说:「在得知阿舒是不死修罗之前,我比较害怕会蹈敖玉的覆辙。事到如今,我只是不想跟阿舒对战,让不死修罗奸计得逞!」「人类意志本来薄弱,我不清楚为何不死修罗不能强制夺取那个舒桦的身体,但他既然被感情蒙蔽了理智,不死修罗便有机会乘虚而入!」纳兰龙不想再听:「虎牙!」虎牙不理会纳兰龙,继续说:「况且我认为在使用仙力上,舒桦做得比主人好。至少他能够隐藏自己的气息。」纳兰龙知道虎牙说的没错。舒桦若不使用仙力,谁都感应不到不死修罗的气息:「无论如何,明天便能见到阿舒。」易哲脑筋一转,已明其理:「明天是邢慧芝的丧礼,我们都会出席。」小雪问:「舒桦真的会来吧?」一直不作声的秦崎说道:「知道警方和你们都在等著他,阿舒怎会自投罗网?」纳兰龙吸了一口气:「以阿舒的个性一定会出现。」秦崎咬牙道:「阿舒连阿龙都想杀掉,变成了危险人物,看来我们都要小心。」「我把一切说出来,就是要你们小心阿舒。」纳兰龙苦笑道:「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虽然我不以为他会伤害别人,但大家心里有个底比较好……对不起。在这件事情未解决之前,大家都要小心……是我连累了大家。」「阿舒只是受了刺激而矣,我说过不能放弃他。」易哲语气仍然坚定,一再重覆著:「绝不能放弃他。」

,,河北11选5